搜索
宠物鼠首页

马书林:笔有情 墨无界

马书林:笔有情 墨无界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组画(中国画)马书林《雾雨荷》(中国画)马书林  中国画的语言方式有其他画种不可替代的独立性,又有其他画种无法比拟的特殊性。 创作者对于中国画表现工具如笔、墨、宣纸等属性的熟知掌握程度,与创作的成败息息相关。

历史经验昭示我们,中国画画家要想拥有自己的艺术语言个性,既要充分运用发挥中国画特有工具、材料的属性与神采,又不能受工具材料、笔墨语言形式所限。 有思想的画家,对笔墨外在表现形式的思考、怀疑、顿悟,总是发自内在精神的超越。 他们往往在深刻认识东方艺术阴阳互动、计白当黑等哲学精神的基础上,从一贯被人们奉为定律的成法中挣脱而出,突破传统笔墨语汇的限制,以超越世俗得失、无拘无束的写意精神挥写心绪,笔墨呈现精神张力,使笔与墨的表现潜能得到充分释放。   在继承与创新的艺术实践中,新时代的美术工作者一定要表现对时代新风的感知,再现中国文化思想中的凛然正气,在创造中升华奔涌的情绪,让时代心象与灵魂撞击。 我常喜爱表现关羽、包公、孙悟空、穆桂英等人物,便是因为在这些历史经典人物形象中,充分体现出中华文化至善至美、纯正无私、刚正不阿等浩然正气。

正是他们身上的优良品质和蕴含其中的人文思想,唤起大众审美心理的共识与共鸣。

实际上,只有当作品与观者心灵能发生碰撞并产生共鸣,艺术作品才能显现出它真正的艺术价值和人文价值。

《真假美猴王组图》(中国画)马书林《关羽》(中国画)马书林《三君行》(中国画)马书林  中国画是中华文化的传统瑰宝,为历代画家虔诚地崇奉与传承。

伟大而完整的绘画体系,也成就了一代代宗师。

从另一方面说,也正是这千百年来逐渐趋于完美的绘画准则,让一些画家“长跪不起”,不敢轻易逾越雷池,仍在使用今日的笔墨纸张道说古人程式化的话语。 事实上,单凭笔墨功力,是无法支配作品艺术灵魂的。

能否凭生活之情感积累、天赋之艺术感觉,让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及现代人文精神在画面上得到充分体现,是新时代美术创作至关重要的艺术法则。 如若体会不到这一点,使中国画过于依赖笔墨形式,笔笔讲出处“一波三折”,处处论来历“逆入平出”,笔墨规律、笔墨情趣最终必然落入形式主义和程式化窠臼。

  纵观中国美术史上已得到世人公认的大家,都是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冲破传统的束缚,都是在受限制的笔墨法则中获得自由后重生的。 我在中国画实践中深深感悟到:笔墨本身是有情感而无边界的。 从笔墨泼洒的偶然性到必然性的驾驭,画家通过反复、长期的实践,才有可能进入一种创作的自由状态和理想境界。

在此意义上,中国画创作也可以说是在物我两忘中求得放浪于形骸的一种精神体验。 《竞艳》(中国画)马书林《金风》(中国画)马书林  有志于中国画创新的美术工作者,在积极实践的同时,有责任发扬光大中国画学系统里深蕴的中国文化精神。 中国画传统,远不止元明清以来的文人画传统,岩画、彩陶、青铜、汉画,各种形式的雕塑艺术、建筑艺术、工艺美术,生生不息的民间艺术以及民俗文化,宗教、文学、音乐、舞蹈、戏曲、曲艺等,都蕴含有极为丰富的中国文化思想,值得中国画创作者研究和借鉴。 我近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个展中展出的作品《贵州傩戏》《社火》《花脸》《秦韵》等,就是近些年对民族民间文化学习、研究之后,所表达的文化理解和视觉感知。

我深深感到,民间文化的营养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贵州傩戏》(中国画)马书林《社火》(中国画)马书林  新时代的中国画创作者,应该深研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正确理解形神论的要义,以笔墨激扬时代精神,突显艺术个性和时代风貌,让中国画在多元共融的艺术格局中保持鲜活的生命力。

《霸王别姬》(中国画)马书林《包青天》(中国画)马书林  马书林,1956年生于沈阳,曾任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二级教授,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等职。 其代表作品有《向天歌》《冰清》《弄春晖》等,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多件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国家大剧院等专业机构收藏;出版有《笔墨本无界——马书林画集》《书林画语——马书林中国画作品集》及《西藏游踪》等著作。   刊登于《人民日报》8月19日12版美术副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