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宠物鼠首页

周天勇:“一刀切”拆违造成了多大的经济社会损失?拆违一刀切

周天勇:“一刀切”拆违造成了多大的经济社会损失?拆违一刀切

  文/专栏作家周天勇    中央近几年,特别是2019年要求稳就业和稳经济,强调群众利益高于一切。 对个别别墅和大棚问题的处理,是个事个办,并没有要求有关部门和地方将拆违极端化和扩大化。   而“一刀切”、扩大化的拆违,造成了创业、中小企业、就业、收入、GDP、居民财产、固体垃圾污染等各方面的损失,也给社会稳定带来了不安宁的因素。 如果贸易冲突加剧,假如持久化,再带来出口收缩、产业转移、就业机会减少,内损外压,会使这方面的局势更加严峻。

  首先,“一刀切”拆违,使创业和中小微企业关停数量较大。   从创业和小微企业看,建材农贸市场,以及在违章建筑中的餐饮、小商店、中小加工厂,或封墙堵窗,或整体拆除,在这次折违中损失可能不轻。 有时一个区县,拆除一个建材市场,意味关闭数十百多户建材销售加工商;拆除一个农贸市场,意味着几百个摊位业主停业;整治拆违一条街,可能数十家小店小铺、饭馆茶店关停。

搜索百度,各地拆除违建数量报道也很多,如有一个区,拆除“违建267处、面积达万平方米”;有一个镇对一个村在2天时间中,拆违面积达6000平米;某区在2018年11月9日1天中,拆除了万平米违建;……。 2017年底,全国962个市辖区,363个县级城市,1472个县城,每个城区、县级城市和县城在这次拆违中,按照低中高数量,如果分别以关停200、300和400个不同规模企业估计,全国在城市和城镇中被拆违关闭的企业数量低中高判断,分别为56万、84万和112万家。   我们再来看农村乡镇,这次拆违主要对象是农家乐、种植观光等大棚、民宿客栈、中小加工厂等。

这方面的报道也非常之多,如截止“2019年1月29日,某县154栋一类“大棚房”全部拆除完毕。

”,如“某镇有3000亩花卉种植面积,涉及主体49户,看护大棚300多个,连日来集中开展了清理整治行动。

”,……。

那么,全国农村乡镇,到底拆除了多少个“违建”农家乐、民宿客栈、种植大棚等,我们还是按照低中高估计,分低中高为50个、100个、150个,2017年全国31647个乡镇和8241个街道(一些郊区街道大棚更多),因拆除关停规模达200万个、400万个和600万个。

  城乡这次“一刀切”因拆除而关停的中小微企业,估计在480万个左右,最少也可能在260万个左右,而最多可能高达710万个。   其次,这次由部门合力和地方扩大化的“一刀切”拆违,对中央的稳就业、稳收入、稳消费和稳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从笔者调查的情况看,一般一个县城的建材或者农贸市场拆除,业主和员工,摊贩,保安,运输仓储,装卸等等,要减少数百到上千个工作岗位;农村乡镇民宿客栈、种植观光大棚、小加工厂拆除,损失的工作岗位,少则10人,多达几十人,甚至上百人。 而一个城市中大中型建材、商品、汽配和农贸等市场拆除,涉及数千人的就业;一条街道整治拆违,关闭数百商户店铺,也影响成千上百人的就业岗位。 我们就按照城市企业在拆违建中,数量损失为低和中等我们就按照城市企业在拆违建中,数量损失为低和中等水平56万个和84万个估计,就是每个企业平均容纳10个人就业计算,城市中损失了低560万个,中840万个工作岗位;而农村乡镇,我们按这次拆违损失低200个,中400万个农家乐、民宿客栈、小加工厂、种植观光大棚计算,每个小微企业平均就是最保守按照3人估计,损失的就业岗位为低600万个,中1200万个。   这次全国“一刀切”和扩大化的拆违运动,总共可能损失了1160万到2000万个左右的就业机会。

  从居民收入和消费看,这1160到2000万个工作,即使每年每个就业者平均按照30000元收入计算,损失的居民收入就为低3480亿元,中6000亿元,与2018年经济总量比,占GDP的低%和高%。

也就是说,“一刀切”造成的国民经济损失,除了这部分劳动损失,再加资本产出损失等,为GDP的低和中1个百分点左右。   我们一年减20000亿税,化这么大的力气,获得的增长潜能也就是%左右。

当然,如果不减税降费,可能企业会倒闭很多。

假使年初就全面开打贸易战,中国2019年GDP损失也就个百分点。

但是,如果扩大化的拆违继续下去,二者相加,内外造成GDP2个百分点以上的损失,那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就太沉重了。   2018年农村居民收入消费率高达83%,这次拆违涉及的主要是农民工和农村居民的就业和收入,严重影响了这部分人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我们还是拿2018年比较,居民总消费规模为万亿元,农民以收入为基础消费能力的损失为总居民消费的低和中个百分点。 这还不算城乡业主的投资和创业收入及其消费。   一些地方,以先租先建后征用土地,未经征用为国有在集体性质土地上建设的住宅等各种各样的理由,竟然敢拆涉及数百户、上千户、几千人数量的楼宇和社区。

从笔者实地调研,以及看到的一些文字、照片和视频,政府与居民关系被激化,一些地方甚至出现警民冲突、老人下跪、以死抗拒等极端场面。

全国目前有70亿平方米左右的小产权住宅,假如按照100米为一套,涉及7000万户居民,每个家庭即使按3口人计,涉及亿人。

其中由于大产权房价格太高,中低收入者购买这类小产权房的比例很大。 这样大规模的小产权房,按照规定都是违建,都可以要求地方政府依“法”强制拆除。 然而,此风一开,各地都强拆小产权住宅,我认为社会稳定方面的后果不堪设想。   2012年以来,我们遇到了劳动年龄人口收缩、出口占GDP比例下降、国内产业转移等因素对国内就业、收入和居民有支付能力消费需求这些客观因素的影响。

从未来看国际冲突的不确定性,或多或少地会进一步影响中国的出口,给中国产业向外转移形成压力,而且进口加大还会使国内产能会更加过剩。 在这样一种艰难时局中,千方百计鼓励城乡居民创业和就业,千方百计提高城乡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的收入,千方百计增强国内居民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千方百计凝聚和稳定民心,对于中国不乱阵脚、沉着应对贸易博弈冲击,有着非常重要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因此,不论从何种角度看,都应当立即停止城乡“一刀切”的拆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