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宠物鼠首页

爱的岁月————和老公一起直面肺癌

爱的岁月————和老公一起直面肺癌

  2015年9月22日,要去上海做化疗的前一天,我还没有把老公的病情告诉他。

在这一个月里,看着老公的笑脸,看着老公逐步恢复的身体,我都不愿意说。 我企盼这个月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但又怕他的病情会发展。   那天下午,有朋友打电话来问候,老公很兴奋的说他没有事了,不是肺癌。 放下电话,我给老公说,你真的是肺癌。

我已经给医生约好了,明天我们就去化疗。 一个霹雳炸到了老公的头顶,他不敢相信,还要打电话给主治医师,主治医师很平静的对他说,你明天来吧。 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9月23日,我们去上海。 听说了化疗的难过,我们没有开车。 下午到医院,我们直接住了院。

  各种检查后就开始化疗了。

3+1的治疗模式。

看着遮光袋覆盖的液体慢慢的进入老公的身体,我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化疗的反应没有我预想的那么大,第三天才有点呕吐的感觉,身体也没有劲了。 医生说反应是根据每个人的情况的,第一、第二次的反应本来就不是很大。 我却想,一级一级的水平,要不然,为什么在郑州看到的每一个化疗的患者都是脸色苍白,满脸浮肿,看起来虚弱无力,目光呆滞,而在这里,却很难看到这样明显特征的病人呢。

  还是住在旁边的民房里。

出了院,第五天才在日间病房做最后一次。

这些民房的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自己做饭。 在等待的五天里,我天天给老公做我们家乡的,非常清淡的饭菜,老公的胃口也还可以。

没事的时候,我俩就出去锻炼。   在街上闲逛的时候,我们商量,说是来住院,我们还是经常到宾馆住,宾馆不能做饭;在民房住吧,又不太方便;弟弟家吧,又添了一个不满周岁的小侄子,别说去住,就是去看看也不行啊,干脆租个房子吧。

于是,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期限是最短时间半年。

  第五天的治疗很简单,就两瓶100mg和一瓶250mg的液体。 还没有难受呢就滴完了。   接下来的三次化疗,我们都是开车来的,老公恢复不错,开车没有受到影响,手术也渐渐恢复了。 住着租来的房子,吃的是自己做的饭菜。 每天即使再难过,也会坚持锻炼。   如医生所说,化疗的确一次比一次难过。

第二次的时候,从开始便没有力气了,第二天就吐了,第三天,吐得厉害了。

三四次的时候就直接拿个垃圾桶在旁边。

回到家也是一直躺在床上,饭量有所减少了。 好在,一停药症状消失的也快。 每天都锻炼,即使最难过的时候,也要从医院走到家。

1公里的路程,对他来说,锻炼也够了。

最后一次,他说让我开车接他回去,我借口说不敢在闹市开车,和他一起也慢慢走到家了。

  难过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心情。

在病房里强打精神,回到家一动都不想动。 每次,我都熬点粥,做点稀饭,烙点薄饼,擀点面条给他吃。

女儿每周五回来,看到孩子,他会好点。

这种情形会延续两三天。 不是难受到极点,他都会起来,看看电视,玩玩手机,和我一起逛逛街。 往往第五天的治疗时,已经不那么难受了。

  老公说,只要开车从家到上海的时候,就害怕,身体的各种不适就开始了。 而回家的时候,只要踏上归程,就立马精神百倍。

  放疗本来是在2016年1月开始的。

但是医院的机器坏了,也快到春节了,连续不起来,干脆过完年再开始。

  2016年正月初六就来了。

本来打算初七一上班我们就开始,还可以省个过路费。

哪想到真的见识到了堵车。

初七晚上才到了家。   初八到医院,放疗医生看了检查后,确定了方案,把次数减到了25次,一天一次,每次就几分钟。

我问了个放疗什么感觉,他说没有感觉。 放疗医生可不这样想。

他开医嘱说每周去见他一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立刻给他说。   正月二十二,我妈妈周年,弟弟和我一起开车回家上坟,我就不回来了,老公自己就行,反正也没有什么事。 已经放疗十次了,根本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临走时,我烙了几个小薄饼,老公一下子吃了7个,肚子不舒服了起来,喉咙也像什么东西卡着。

我回家几天了他还没有好,吃了两天消化的药,还是没有好,就给放疗医生说。

医生说这就是症状。 于是开了几天的药,吃了有所缓解。   放疗不太难受。

每天也就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星期天和机器坏的时候不能做。

大把的时间,老公就出去玩。 治疗的时候在市内玩;不治疗的时候开车去外地玩;女儿回去了,就和女儿一起去外地玩。   到了治疗快结束的时候,我也到了上海。

放疗医生没有什么交代。

主治医生要求三个月后来复查。

  烟花三月下扬州,恰好是阳春三月,我对老公说回来的时候,过扬州,玩几天,老公却归心似箭,直接回家了。